pt万圣节财富平台官网
在線投稿?| ?舉報信箱?|?網站導航
當前時間:

  個頭不高、中等身材、面像敦厚,雖然雙耳失聰,但一看就是個地道的老實人。他就是中心社區機關小區管道班的班長劉雙世。

  劉雙世1987年參加工作,20歲的他年輕氣盛,勤奮好學,當時就堅信要趁著年輕好好學習掌握一門技術。于是,他一有空閑時間就跑到車間跟當電焊工的二哥學習電焊技術,爲日後幹好管道工打下了堅實基礎。
  自1989年進入管道班工作以來,他就能將機關小區所轄北一區、北二區、南二區、東院等25萬平方米範圍內29棟樓1654戶居民、城區6個單位3000米自來水管線、10個主管閥門、50個支管閥門、8個消防栓的位置准確地一一道出來。正因爲如此,他被大家稱爲管線網絡的“活地圖”。
  “維修供水管道,看似簡單,但事關千家萬戶,責任重大。”常常住戶一個電話,劉雙世立刻放下手中的一切,拿起工具,就迅速趕赴現場,不管是爆管還是停水,無論嚴寒還是酷暑,不論白天還是黑夜,哪裏有漏水,哪裏就有劉雙世的身影。他的心裏永遠裝著的都是小區5000多名居民的正常用水。
  有一次,北一區6號樓主管道突然爆裂,短短幾分鍾時間,路面上的積水越來越多,圍觀的居民也越來越多。劉雙世接到任務後,立即通知大家拿上工具火速趕往現場。雖然找到了破損點,可是因爲管道在居民建的小房下,沒有辦法挖開地溝,人也沒辦法進到溝裏進行管道焊接。288戶居民眼巴巴的等著用水,搶修管道迫在眉睫。怎麽辦?正當大家一籌莫展之際,劉雙世提議,“你們兩個人在上面用手拽著我的腳,把我吊到溝裏,我把頭和身子伸進去焊接,就像猴子撈月亮那樣,問題不就解決了。”于是,大家緊緊拽著他的雙腳,整個身子伸到地溝裏進行管道焊接。半個多小時,大家使出渾身力氣緊拽著班長的雙腳,直到最後一道焊口成功合攏,可是他的腳腕已被大家勒得烏青,走起路來都困難。他卻說,“疼也值得。”


  供水搶修工作是平凡而艱苦的,加班加點更是家常便飯。
  2009年12月的一個晚上10點多,正值數九寒天,礦務局機關辦公樓大院一暖氣管道供熱主管道出現滲漏,向上冒熱氣、漏水。爲確保居民區和辦公樓的正常采暖,劉雙世帶領班組職工在零下5、6度的寒夜裏,搶修管道。准備工具、材料、開挖、找漏……管道班5名職工在劉雙世的帶領下,小心翼翼的進行著每一個環節,惟恐發生意外,耽誤搶修工作。找到焊接點,准備搶修。下地溝穿上棉襖行動不方便,班長劉雙世毫不猶豫脫掉外衣,穿著秋衣秋褲鑽進地溝裏,冒出的水把全身都淋透了也全然不顧,仍聚精會神的焊接著。在這寒冷的冬夜裏,別說是幹活了,就是穿著棉襖在外面站上一小會兒都會凍得直打顫。而且暖氣管道搶修,施工一開始就會被噴出的水柱澆個透心涼。不穿外衣,還要在1米多深的地溝裏施工,那種滋味真是難以想象。一個小時過去了,兩個小時過去了,三個小時過去了……直到次日早晨8點多,劉雙世帶領班組人員經10個小時的連夜奮戰,將漏點全部焊接完畢,機關辦公大樓重新恢複了溫暖,劉雙世和工友們這才拖著疲憊的身子放心地離開了。

  劉雙世視住戶爲上帝,他常常叮囑班組職工,對待居民要和藹,能幹的工作一定要幹好,幹不了的要想辦法幫助居民解決困難,讓住戶滿意。
  2008年,北一區一住戶因不小心把鑰匙掉到便池裏,造成便池堵塞。劉雙世趕到後,問明情況,衣服一脫,袖子一挽,就把手伸進便池裏進行打撈。
  2009年冬天,機關東院建門面房時堆積下的建築物垃圾把化糞池堵住了。化糞池內髒水、糞便齊腰深,刺鼻的沼氣撲面而來,讓人作嘔。清理時,臭氣熏得小區居民都捂著鼻子繞道走。劉雙世帶領班組職工連續幹了四、五天,才把化糞池清理幹淨。
  2010年12月,小區住戶更換智能水表。劉雙世帶領班組職工中午不休息,輪流吃飯,及時爲1800多戶居民更換了3000多塊水表,受到社區領導的表揚。
  2011年春節,北二區下水管道因過往車輛碾壓而破裂跑水,汙水很快溢到地面結成冰層。劉雙世接到報修通知後,迅速和三名維修隊員趕到現場。挖坑、拆管、安管,很快使下水管道恢複了正常。
  ……
  23年來,像這樣的搶修工作,一共參與了多少次,劉雙世他自己也記不清了;23年來,義務奉獻了多少個公休日,他也記不清了;23年來,劉雙世的足迹踏遍了千家萬戶。


  由于作業環境潮濕、勞動強度大,胃病、關節炎、風濕、腰肌勞損等這些管道工人的職業病,都和劉雙世打上了交道。劉雙世的左耳從小患有耳穿孔,聽力就不行。右耳本身有中耳炎,又受長期的工作環境影響,聽力越來越下降,現在,他要靠助聽器來和大家交談。大夫多次警告他,不能再幹現在的工作了,要不耳朵就要聾了。他也打過“退堂鼓”,當他向領導提出換崗要求時,領導的一句“社區離不開你”,打消了他換崗的念頭,再加之自己也舍不得已經幹了二十多年的管道工作,他毅然堅持了下來,把自己的一腔熱血都奉獻給了他深深熱愛的供水事業。他常說,“居民臉上露出的微笑,讓我感到了自己工作的重要和存在的價值。”
  采訪結束後,耳畔突然傳來一首熟悉的歌:泥巴裹滿褲腿,汗水濕透衣背,我不知道你是誰,我卻知道你爲了誰。這首歌,不正唱出了劉雙世這些管道工人的心聲嗎?

分享給好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