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万圣节财富平台官网
在線投稿?| ?舉報信箱?|?網站導航
當前時間:
  我們應該不虛度一生,應該能夠說:“我已經做了我能做的事。”——居裏夫人
  一年365天,他的考勤也是365天。別人工作是8小時,但他卻是24小時。別人下班回家,可他的家就在工作場地不足10平米的簡陋房間裏。他終年守護著大院裏的礦山設備和材料,細心呵護著國家的財産,像孺子牛一樣,勤勤懇懇地堅守在自已的崗位上。
  他把沈甸甸的責任扛到自已肩上、放大到自已的心底,他就是合陽公司供應科保管員孫林桂。
吃住在礦,他全身心融入礦山之中
  孫林桂,1959年出生的渭北漢子,原合陽一礦采煤隊帶班隊長、運輸隊帶班班長,現任合陽公司供應科保管員。他曾連續三年獲得礦上“優秀礦工”稱號,多次在礦業務技能比賽中獲得嘉獎。
  孫林桂任公司物資保管員期間,正是合陽新礦工程建設加快,各種大型設備相繼集中到礦的時期,這些大型設備來時是個整體,使用時必須拆分成零部件向井下運送。往往僅一台設備拆卸下來的零部件,大大小小就有成百上千個,更何況全礦的大型設備物資都在他這裏保管。要想把這些零部件准確、及時地發放出去,不能出半點差錯。孫林桂爲盡快掌握新設備的規格型號和構造,在供應科大院裏,常常可以見到孫師傅拿著圖紙圍著設備轉來轉去的身影。他一會兒用筆在設備的各個部件上圈圈點點,一會兒在圖紙上不停地畫著寫著,做著各種標記。回到房間後,他再將各個設備的原理、用途、拆卸方法以及相關業務知識一一詳實地記錄在筆記本上。
  今年6月份合陽公司購進30余台液壓支架,對于這些完全陌生的設備,孫林桂就擠時間對這些設備進行了解和學習。白天他拿著圖紙在設備跟前逐一對照檢查,晚上對著設備圖紙反複的分析研究,僅用一周時間他就掌握了上百個配件的位置、性能以及型號等等。如今,他對這些設備了如指掌,只要有人來要料,他便能娴熟、麻利的將物料准確地遞到來人的手裏。
細心呵護,他視礦山設備爲珍寶
  孫林桂心裏總裝著那些不會說話的設備,由于他管的大型設備大都放在露天場地,需要上蓋、下墊,歸類存放,擺放整齊,他像呵護自已的孩子一樣照看著這些設備。天晴時要揭開篷布晾曬,天陰時要把設備用篷布蓋好,刮風時蓋好被風卷起的篷布,保證設備不受雨淋風吹。
  今年6月8日淩晨兩點,突然暴雨傾注,當礦領導巡查礦區時,忽見工業廣場有個黑影在設備旁左右晃動,心想這半夜三更的,難道有人想趁此偷盜設備?只見那個人手忙腳亂拉著篷布在設備旁跑來跑去,蓋了這個角又趕快去壓那個邊,篷布還一次次被大風吹起。只見腳底一滑,那人身子一個趔趄,跌撞在了旁邊的設備上,大家跑來一看,原來是孫師傅在爲設備蓋篷布,渾身上下都是泥水,手也被鋒利的鐵邊劃了道口子,雨水不斷從他的額上、臉上、衣角淌下來。在場的領導心疼的說:“礦務局這麽大的陣勢,不差這幾個錢兒!你咋連個雨衣都不穿呢?”可他卻說:“雨說來就來,來不及穿雨衣了!”憨憨的笑容,著實讓在場的領導大爲感動。
工作負責,他爲公司利益固守原則
  孙师傅年轻时曾获过安全“一根筋”的美誉。那是他还在采煤队的时候,不仅有着精湛的打眼和支棚技术,而且对安全生産要求很严。有一次他在巷道里和一位工友吵了起来,原来那位工友支的梁子与棚腿之间的结合面有翘口,角度不合适,存在安全隐患,孙林桂看到后强烈要求他放下来重新支棚,那位工友非要“凑合”,于是两人便吵了起来。孙师傅拉住他的胳膊,“你小子不把棚支好,就甭想干活!”工友犟不过他,将棚梁改正之后孙林桂才就此罢手。
  孫林桂負責合陽公司進貨的驗收工作,他鐵面無私,堅持原則,多少次供貨商把好處放到他的面前,求他網開一面,他都斷然拒絕:
  2010年8月,某公司送來的軌枕比例不合適,有風眼,被退回;
  2010年10月,某公司送來的水泥蓋板有裂紋,退回;
  2010年12月,某公司送來的水泥枕木鋼筋粗細不達標,退回;
  2011年4月,某公司送來的氧氣重量不夠,退回;
  ……
  有人勸他,“都是共産黨的事,得罪那些人幹啥?”他只是嘿嘿一笑,因爲他心裏明白自己所肩負的那份責任,兩年來他爲公司挽回經濟損失高達30余萬元。
不辱使命,他要站好最後一班崗
  歲月的痕迹深深地刻在了孫林貴的額頭和臉龐,三十年的煤礦生活也曆練了他在工作中不辭勞苦的意志。
  提起家裏,孫林桂覺得欠家裏人的實在太多太多。前幾年,嶽父去世,由于生産任務緊,孫林桂只在嶽父下葬的那天回去了一下,第二天就又回礦上了,爲此,妻子還和他吵了一架,“你比誰都忙,老人生病你未盡到半點孝道,現在不在了你也沒時間回來,你還要不要這個家?”孫林桂只是默不作聲,但妻子的話如刀般句句刻在了心裏。
  2003年,對于孫林桂來說更是多事之秋,那年他的母親連同妻子都生病了,母親在西安住院,妻子則在家裏臥病在床,以前家裏的一切都是妻子打理,妻子成了家裏的頂梁柱,現在頂梁柱倒了,家庭陷入癱瘓,加之兩個正在上學的孩子還要回家吃飯,他的女兒又面臨著中考,所有的擔子都落在了孫林桂頭上,爲了不耽誤工作,無奈之下,他只能找他的姐姐暫去西安照顧生病的母親,又在外面找人照看自己的妻子,給兩個孩子做飯,自己則只能抽空匆匆回去看妻子一眼,又匆匆的回到礦上,而每次看到這些,妻子只能望著他匆匆遠去的背影一個人偷偷的抹著眼淚。對此,他的母親很不理解,“你連你老媽和媳婦兒都不要了?礦上那麽多人,離了你就不行了?”孫林桂心裏都是愧疚。
  他女兒在日記中這樣寫到:“我有一個最大的心願,就是每年過年的時候,爸爸能回家跟我們一塊過年。”
分享給好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