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万圣节财富平台官网
在線投稿?| ?舉報信箱?|?網站導航
當前時間:

  她只是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礦嫂,卻使一個命運多舛的家在淒風苦雨中抵禦住了狂風暴雨的洗劫;小學文化的她雖然談不出什麽大道理,卻用自己點滴的行動诠釋了大孝至愛。她就是王村斜井選運隊職工蔔金州的妻子王小麗。

“老蔔兩口子命真好”

  “沒有這個兒媳,恐怕早都沒有我了。”提起兒媳王小麗,因腦梗塞導致半身偏癱的67歲婆婆吳興蘭泣不成聲。

  2010年9月,婆婆吳興蘭腦梗病情突然加重,導致下半身癱瘓,生活不能自理。爲了照顧婆婆,王小麗主動提出把公公婆婆接到家中居住。她天天伺候婆婆拉屎撒尿,每天爲婆婆更換、洗涮尿布十幾次,爲了能讓婆婆睡的舒服,她每晚起床三五次幫助婆婆更換尿布;婆婆患有糖尿病每天需要注射兩支胰島素,她就跟醫生學會了打針,每天幫婆婆注射胰島素;定期幫她洗澡,天天爲婆婆梳頭、捶背;婆婆的病需要經常運動,她就把婆婆從二樓抱下來用輪椅推著在小區轉轉。長時間的付出換來了樓下許多老人羨慕的眼光。小區王老太常對自己的老頭說:“老蔔兩口命咋那麽好,遇上小麗那樣的好媳婦。”

  婆婆吳興蘭的糖尿病已經有20多年了,由糖尿病引起的胃腸障礙導致她身體經常出現便秘或拉肚子等症狀。婆婆便秘嚴重時,王小麗經常用手指幫婆婆將幹硬如石頭的糞便從肛門裏摳出,爲解決婆婆便秘時的痛苦,她四處尋醫問藥,聽醫生說增加食物中的纖維素可以防治便秘,她就經常給老人買些新鮮水果,還時常給婆婆熬制蔬菜粥,從而緩解了婆婆便秘的症狀;對于多年患糖尿病的吳興蘭來說,便秘和拉肚子經常交替出現,婆婆拉肚子時候,王小麗每天給婆婆換尿布達十幾次,並堅持幫婆婆擦洗身體。有一次在小麗正抱著婆婆給她擦洗身體時,不料婆婆卻拉在了小麗的褲子上。婆婆流著淚內疚地說:“娃呀,讓媽死了算了,再別拖累你了。”小麗一邊給婆婆擦洗,一邊流著眼淚說;“媽,你別胡想了,只要有您老在,就是我們做兒女的福氣。”

  提起這些,公公蔔慶業感慨地說:“兒女沒有百天孝,娃能這樣照顧我們老倆口,我真的沒有想到,親閨女不過如此。”

“沒有她那個家可能早散了”

  在朋友和鄰居眼裏,丈夫金州有個善良淳樸、通情達理的好妻子。小麗娘家是雙女戶,姐姐長期在外打工,母親患有腰間盤突出,父親因車禍導致殘疾,家中還有5畝農田;婆婆患有糖尿病和腦梗塞且半身偏癱,公公患有嚴重的心髒病,兩個孩子正在上小學,還要照顧在這裏上高中的侄子,面對這一大家子,朋友和鄰居都替她發愁,但多年來,她卻從未因爲日子艱難或自己辛苦而和家人紅過臉。

  就是這樣一個艱難困苦的家庭,命運卻絲毫沒有給他喘息的機會。屋漏偏逢連夜雨,2010年12月的一天,丈夫蔔金州在回家途中遭遇了車禍,導致右腿嚴重骨折。丈夫發生車禍對王小麗來說如同晴天霹雳,家裏頂梁柱的轟然倒塌,給這個本來就很困難的家庭雪上加霜。從此,照顧父母、公婆、丈夫和兩個孩子的重擔就全部落在她一個人的肩上。在丈夫住院時,她每天在醫院和家裏至少往返五次,除了照顧全家飲食起居、接送孩子外,還要照顧丈夫。六月份她聽同病房的室友說,富平有家私人骨科醫院配制的藥水效果很好,她立即四處打聽醫院所在地,並不辭辛勞坐班車赴當地買藥。在她悉心的幫丈夫進行洗腿、擦藥、按摩下,丈夫的病情緩解了好多。而農忙時節地裏農活,她一樣都沒有落下。

  2010年農曆12月26日,整個縣城都沈浸在一片喜氣熱鬧的氛圍中,正當家家戶戶都忙著過年的時候,由于長期身體嚴重透支,王小麗病倒了,他患上了嚴重的感冒,頭疼的厲害,體溫高達40度。在診所,醫生給她挂上了吊針,兩瓶藥加起來有500多毫升,按照正常的輸液速度需要兩個多小時,可是她卻自己偷偷的加快了輸液的速度,45分鍾後,當她拖著冰涼的胳膊讓醫生拔針時,醫生憤怒地說:你是不是真的不想活了,怎能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啊?她忍著痛苦連連賠笑道:“沒事,我能抗住,我得趕緊回家,家裏的病人還沒有吃飯呢!”

“爲了全家和睦,她始終任勞任怨”

  “爲了全家和睦,她始終任勞任怨。”躺在床上面色紅潤、略顯肥胖的金州談起妻子充滿感激和內疚。

  多年來,雖然小麗爲這個家操碎了心,可仍有出力不討好的事件發生。2011年5月,因治療中出現了意外,蔔金州即將康複的腿需要敲斷重新續接,手術後因疼痛和煩躁情緒失控,他不但摔了手機,而且指著王小麗的鼻子讓她滾出去,還吵著和她離婚。多年來的委屈使王小麗再也支撐不住了、她哭著跑出病房,坐在醫院廣場的連椅上失聲痛哭。想想久病臥床的婆婆和躺在醫院病床脾氣暴躁的丈夫,“這個家,我究竟該怎麽做?”她不斷的問自己。許久,當冷靜下來的蔔金州心裏正嘀咕媳婦會不會真的不回來時,卻看到妻子手裏拎著著剛買的鮮牛奶站在他面前。“多喝點牛奶能補鈣,這樣你的腿就能恢複的快一些”,小麗簡單的一句話說讓金州一個七尺男兒竟掉下淚來。

  2011年6月,她回到娘家幹農活,在給兩畝果園的蘋果套完紙袋後,又給果園噴了十幾筒的農藥,回到娘家已經晚上9點多了,她看到家裏沒有馍吃了,又給母親蒸熟了幾十個馍,這時已經接近晚上12點了。母親雖再三挽留,但想到家裏還有患病的公婆和丈夫,小麗還是踏上了回家的路,可是在走到半路上坡時,電動車卻沒有電了,在漆黑的夜晚她膽戰心驚地推上電動車急急忙忙往回趕。回到家裏已經是淩晨1點了,公公因擔心她的安全而陰沈著臉,不停的發著牢騷,小麗委屈的眼淚直在眼眶內打轉轉,她強忍淚水默默地爲婆婆更換尿布、爲婆擦拭身體,等婆婆睡著後,她又將滿滿一大盆子的尿布和衣服洗完,這時候已經是淩晨4點了……

   “誰遇上這事都會這樣,大家都有年齡大的那一天,孩子都在後面看著呢。小麗如是說。“我的父母公婆能健康長壽、孩子能茁壯成長、丈夫能早日恢複就是我最大的心願。現在礦上效益這麽好,只要金州腿好了,上了班,我相信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因爲有愛,所以再多的痛苦都是可以忍受;也正因爲有愛,她堅信再大的痛苦也都會結束的。

分享給好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