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万圣节财富平台官网
在線投稿?| ?舉報信箱?|?網站導航
當前時間:

  洛河鐵路特大橋曾被譽爲“西北第一橋”。這裏地域偏遠、溝壑縱橫、人煙稀少,這座大橋擔負著澄合6萬名幹部、職工的希望,年運量400多萬噸的煤炭要從這裏運往祖國的四面八方。

  現任鐵運分公司大橋工區工長的張宏亮自2001年來到這裏,一幹就是11年。11年來,張宏亮終年以大橋爲家,日日與鋼軌做伴,恪盡職守,忘我工作,精心養護著大橋及轄區內五公裏的鐵道線路,確保了西區煤專線的安全暢通。11年來,駐守這裏的鐵路職工換了一茬又一茬,可是,作爲第三任大橋工區工長的張宏亮,卻毅然選擇了堅守,默默地爲維護鐵路運輸的暢通和鐵路沿線的安全奉獻著自己的青春。

  “我相信,越是艱苦的地方越能鍛煉人”

  張宏亮的父親是位“老鐵路”,這讓他對鐵路有著深厚的感情。1985年,剛滿20歲的張宏亮接過父親手中的“接力棒”,遠離河南老家來到鐵運處土建隊工作,做了一名鐵路人。

  1997年,隨著土建隊解散,人員分流,張宏亮調入工務段成爲一名線路工。面對工序複雜、作業標准更高的線路維修工作,他暗下決心:一定要幹出個樣子來。爲盡快適應線路養護工作,上班時,他拜工友爲師,虛心向師傅請教;下班後,借閱大量的線路書籍,學理論、鑽業務,如饑似渴地汲取著養路專業理論知識和現場操作技能。在張宏亮那不足十平米的宿舍裏,堆滿了各類專業書籍。張宏亮說,“就是靠著這些書籍,我度過了無數個孤獨寂寞的夜晚。”

  大橋工區遠離鬧市,線路維護工作繁重、單調且乏味,沿線工區10裏以內見不到一個人。2001年,隨著原駐守人員的陸續退休,加之地理位置特殊、交通不便、條件艱苦,沒有人願意來這裏工作。職工接替成了困擾工務段的一個難題!然而,這裏是西區鐵路運輸的咽喉和要塞,沒人可不行?正當領導爲此事犯愁時,張宏亮站了出來。“我去吧!我會用一流的工作質量確保列車的安全運行。請領導放心。”

  來到大橋工區後,張宏亮始終牢記對領導的承諾,忠于職守。在日常巡護工作中,他不畏嚴寒酷暑,邊走邊留意鐵路及沿線情況。每逢周末、節假日,經常會看到他孤身一人巡查線路的身影。

  2010年7月5日上午,張宏亮正在進行線路檢查,行至楊家隧道中部約DK3+475米處,突然發現19號鋼軌下股鋼軌接頭處內外兩塊道夾板折斷錯位,造成兩根鋼軌錯牙6毫米,嚴重危及行車安全,情況十分危急。關鍵時刻,張宏亮按照線路搶險應急預案,果斷做出部署,立即向二礦車站、工務段和處調度室進行彙報,請求協調安排人員立即進行搶修。經過15分鍾的緊張搶險,線路恢複正常,防止了一起重大行車事故的發生。這種緊急出征,自參加工作以來,張宏亮已經記不清有多少次了。

  當被問起爲什麽願意留在這裏時,張宏亮說:“父親常常教育我,幹工作就要幹出個樣子。我相信,越是艱苦的地方越能鍛煉人。”

  “既然組織把這項任務交給我,我就要盡全力幹好”

  在張宏亮擔任大橋工區工長的11年間,工區始終保持七八名職工,職工年齡普遍偏大,業務基礎不好。他利用業余時間和班組學習的機會,組織職工進行施工組織、人身安全及行車安全等知識的學習、討論。幾年下來,大橋工區職工個個都是維修線路的行家裏手。

  隨著礦區鐵路運輸設備的投入和發展,2008年6月,鐵運處決定對西區線路進行升級改造,此次改造主要集中在曲線多、半徑小、坡度大、地質複雜的大橋工區。爲了圓滿完成改造任務,張宏亮白天帶著工友施工,晚上查資料算數據,制訂出了科學的施工方案。原本3個月的施工計劃,在沒有對列車造成任何影響的情況下,提前1個月完成了線路改造任務。

  由于工作出色,张宏亮多次被铁运处授予“四有职工”、“安全生産先进个人”、“优秀班组长”、“勞動模範”等荣誉。

  “只有守護好大橋,才是對他們最好的報答”

  1985年,張宏亮和妻子經人介紹相識相戀。婚後不到半年,妻子含淚把張宏亮送到村頭。從此,恩愛的小夫妻開始了他們漫長的牛郎織女般的生活。

  張宏亮的妻子是一位溫柔善良、勤勞樸實的農村婦女。作爲女人,誰不喜歡花前月下的浪漫,誰不向往纏綿的柳間河畔,然而張宏亮的妻子在選擇他的同時,也就選擇了孤獨和寂寞。嫁給張宏亮的26年來,照顧多病的公婆,養育三個子女,耕種家中七畝農田……這些生活的重擔全部落在了妻子一個人的身上。26年來,她始終忙碌、辛勞,把淚吞、把苦咽,更多的是對張宏亮默默的支持,卻從來沒有一句怨言。

  “妻子嫁給我幾十年,也一直沒好好陪過她,甚至是我們老家的縣城都沒有陪她去過。我欠她的實在是太多了……”面對妻子,張宏亮堅毅的目光中流露出了深深的愧疚。

  張宏亮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對家庭卻疏于照顧。張宏亮的老家在河南省獲嘉縣,參加工作26年來,他每年只能利用水稻成熟的兩季回家和親人小聚10來天。26年有9490個日夜,但是張宏亮和家人在一起的日子屈指可數,僅僅只有520多天,一年零五個月。能和親人團聚,對張宏亮來說,只能是一種期盼和奢望。

  2009年元月,母親病重,妻子催他趕快回來。張宏亮安排好工區的工作,匆忙趕回老家伺候病重的母親。當時正值電煤搶運的關鍵時期,線路安全能否保證這些都成了他的心事。過了幾天,見母親病情稍稍穩定,張宏亮悄悄向妻子告別,立刻趕回工區。然而這一去,卻成了他作爲家中唯一兒子的終生遺憾。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傳來了母親病逝的噩耗。此時,這個堅強的漢子再也忍不住,面對常相伴的滔滔洛河水,仰望家鄉的天空放聲大哭,臉上灑滿了愧疚的淚水。

  悲慘的命運總是無情地降臨到這個家庭。從2009年元月到2011年4月,母親、嶽母、父親、二姐,3年間先後有4位親人離開人世,可是張宏亮都沒有見上他們最後一面。然而,生活的傷痛並沒有讓張宏亮磨滅火一樣的工作熱情,他把對家庭、親人的思念和牽挂全部傾注到管轄的線路和工作上。他說,“只有守護好大橋,才是對他們最好的報答。”

  大橋工區雖然環境艱苦,需要忍受常人難以忍受的孤獨寂寞,但張宏亮十一年如一日地堅守在這裏。他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踐行著對事業的忠誠與熱愛;他用嚴細的工作,捍衛著西區鐵路的安全暢通;他用感人的事迹,震撼和感召著身邊的每一個人……

分享給好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