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万圣节财富平台官网
在線投稿?| ?舉報信箱?|?網站導航
當前時間:

  “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孝敬父母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80後男孩劉健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再現了這一千年古訓。

  1987年出生的劉健是董礦社區一名子弟。他也曾經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家裏的生活雖算不上富裕,但家中有爸爸媽媽的疼愛,家很溫馨。父母把劉健看作掌上明珠,從小嬌生慣養。劉健至今還記得自己6、7歲的時候,母親每天還要背著他去學校。在父母愛的呵護中,劉健快樂的、無憂無慮的長大。

  2007年9月,劉健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西安文理學院。正當他像所有的大學生一樣,無拘無束、自由在自在的在美麗的校園尋找屬于80後的夢時,10月27日的一個電話打破了劉健大學生活裏的平靜,同時也擊碎了劉健心中所有的夢。也就是從這一天開始,劉健的生活改變了。電話是劉健家裏所在的董礦社區打來的,工作人員告訴他,患尿毒症的父親不幸病逝。劉健匆忙給學校請了假趕回家中。在社區的幫助下,父親的喪事才得以妥善安置。

  家庭支柱的轟然倒塌,使本身患有精神病的母親在喪夫的痛苦中病情更加嚴重。母親怎麽辦?爲了照顧母親,劉健毅然決定,把母親帶在自己身邊,這樣母親才不會無依無靠,父親九泉之下也才會安心。回到學校後,劉健感覺自己的世界一下子黑暗了,沒有了經濟來源學還怎麽上,生病的母親還要自己照顧,于是他産生了辍學的念頭。輔導員老師得知後,耐心的勸說劉健,又組織班級同學爲她捐款。一個人的時候,劉健細細回想老師的話。“自己什麽技術也沒有,打工肯定也掙不了幾個錢。只有堅持把學業完成,以後才能有能力讓母親過的更好。”從那以後,20歲的劉健用自己瘦弱的肩膀撐起了家庭的重擔,他邊上學邊打工邊照顧母親。

  劉健在偏遠的郊區一個私人作坊裏租到了一間不足十平米的小屋,悉心照料母親。這間小屋陰暗潮濕,一股發黴的味道撲鼻而來。靠牆擺放的一張房東留下的低矮的木板床上堆放著僅有的兩床舊棉被;相鄰的一張木板床上擺放的一台舊電視是家裏原有的唯一一個電器,還有一台二手電腦是劉健畢業後在工廠打工爲了學電腦設計剛剛借錢買來的。房間的地上淩亂的擺放著暖瓶、塑料小凳、臉盆、破舊的皮箱和做飯用的鐵爐子等物品。劉健和他的母親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度過了4年1500多個日日夜夜。劉健說,可能是自己小時候享受的幸福太多了,所以現在該輪到自己受苦了。

  大學四年,劉健的學費都是靠助學貸款,生活費全靠低保金和自己打工賺來的錢維持。他平時省吃儉用,精打細算,每天都要算清自己花了多少錢,並且規定,自己每天的消費絕對不能超過10元錢。平時,母子倆人的飯菜以饅頭、土豆、白菜爲主。每次賺到錢,劉健首先給家裏買足夠的饅頭和蔬菜備著。他說,即使沒錢了,最起碼能保證不讓母親餓肚子。有一次,劉健給母親買好了饅頭和菜以及一些生活用品外,自己身上只剩下了3元錢。沒辦法,他就每天早晨花1元錢買兩個包子或者買一個馍夾菜墊著,中午和下午就餓著。就是靠著這三元錢,劉健撐了3天。在學校裏,劉健基本上都是以便宜的主食爲主,他說這樣不僅能吃飽,還能省不少錢。四年的生活實踐,劉健知道了土豆多少錢、白菜多少錢,學會了和菜商討價還價;學會了炒土豆絲、炖白菜;學會了點蜂窩煤爐;學會了洗衣服。父親去世四年來,劉健只回去過一次祭掃。不是他不想念父親,只因爲父親安葬在陝北老家,路費太貴,他沒有辦法回去。只好在每年的清明和父親的忌日,在家中祭奠。

  爲了賺取生活費,劉健生活的很辛苦。2009年冬天,甲型流感病毒四處蔓延。劉健所在的學校西安文理學院也有幾十名同學被確診,幾百人被隔離,同學們都人心惶惶,學校只好封校。同學們每天吃住在宿舍,制造出許多生活垃圾需要清理。聽說清掃宿舍樓垃圾,學校會有補助。劉健就冒著被傳染的危險,每天奔波在各個宿舍、廁所打掃衛生、清理垃圾。四年來,劉健就是這樣,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通過勞動換取收入的機會,只要是能多增加點收入,可以改善母親的生活,無論付出多大的辛苦,哪怕是冒著危險,他也不在乎。四年來,劉健在工廠打過工,在飯店洗過碗,發過傳單,參加過學校的勤工儉學等等。

  就是這樣一個80後男孩,面對生活的變故,沒有怨天尤人,沒有放棄生活的希望。但最讓他頭疼的是,母親的精神狀態時好時壞,經常亂發脾氣。一次,大半夜兩三點母親突然起來站在院子裏開始破口大罵,劉健怎麽拉也拉不住,吵得整個院子都能聽見,鄰居有的就起來訓斥。劉健只好挨個賠禮道歉。母親有時犯起病來,會整晚整晚不睡覺,在房子裏大聲唠叨、謾罵,吵得劉健沒辦法休息。有時,他都想在外面網吧睡上一晚算了。可一想母親是個病人,萬一自己走了,她該怎麽辦。劉健就告訴自己,母親心裏也和自己一樣有很多的委屈沒辦法傾訴,心裏壓抑太久了,就讓她發泄吧。也許發泄完了,她就好了。

  四年裏,劉健最開心的時候就是發工資的日子,可是這份快樂卻沒有人與他分享。記得第一次領到工資是2007年11月份,父親剛剛去世一個月,劉健找了一份家教,月底拿到了400元錢工資。手裏握著自己長這麽大掙得的第一筆收入,他激動不已。“以前自己都是靠家裏,吃家裏的,拿家裏的,現在自己也有能力掙錢了。自己一定會靠自己的努力讓母親過得更好。”當劉健高高興興的買了一些奶粉、餅幹,拿回家給母親補充營養時,母親呆滯的目光深深地刺痛了劉健的心。劉健感到非常難受和委屈。當別人有快樂可以分享,有痛苦可以分擔,有委屈可以訴說,有肩膀可以依靠,有懷抱可以溫暖時,他呢?什麽都沒有。

  每年放寒暑假,同學們都高高興興地回家了。劉健卻忙著爲生活費和房租奔波。記得搬到西安的第一個春節,周圍鄰居都回家過年去了,孤寂的院子裏只有他們母子兩人。劉健也買來些便宜的、少量的花生、糖果准備和母親過節。可是當他滿心歡喜的回家時,母親卻把門從裏面用插銷插上,任憑劉健在外面哀求,她都不開門。劉健只好一個人又餓又冷的坐在院子裏。劉健說,“從那以後,每年春節這個舉家團圓的日子都是他最不想過的節日。”他說,“什麽苦什麽累我都不怕,沒有錢我也不怕,只要我努力,相信沒有什麽過不去的。可我怕的是母親的不理解。有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麽辦?”

  父親去世後,劉健受了很大的打擊,頭發突然間白了許多。雖然家庭遭遇變故,但劉健自立自強,一邊照顧生病的母親,一邊努力完成自己的學業。剛上大學的時候功課比較緊,加上住的地方離學校特別遠,爲了省下公交錢,劉健就在宿舍裏住,每隔兩三天回去一趟。在宿舍裏,每次都是劉健主動打掃衛生;每次打熱水,他都一次提4個暖壺。當別人問起時,他總是微笑著說,這樣大家就都夠用了。平時,劉健除了主動打掃宿舍衛生、提水外,他還會幫舍友洗衣服、幫大家買東西。總之,只要大家提出的要求,劉健都會滿足,從不推辭。雖然他平時不善于表達自己的感情,但他卻一直默默地用自己的行動爲大家付出。大學四年,劉健就是一件灰色的衣服和一身校服換著穿。因爲經常幫室友洗衣服,所以大家有時看他沒有衣服,就把自己的衣服借給他穿,或者是自己不要的衣服送給劉健。大學四年,劉健非常節儉,爲了生活經常做兼職,但他從來沒有耽誤過學業,學習成績在班裏一直名列前茅。他會抓住每一分每一秒的學習時間,他的身影時常出現在校園的草坪上、圖書館和教學樓,同宿舍的同學每天九點多就自習結束了,劉健每次都到10點多才回來。

  這個在漫漫長夜裏跋涉四年、一直苦苦追尋光明的堅強男孩,終于在今年六月帶著母親完成了大學學業。面對未來的日子,劉健心中充滿了希望。“我現在已經順利畢業了,我可以靠自己的能力養活我和母親。母親辛辛苦苦把我養大,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現在她病了,我也要把她照顧好。如今,我只有母親一個親人了,我和她已經是一個整體,永遠不能分開。”

分享給好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