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万圣节财富平台官网
在線投稿?| ?舉報信箱?|?網站導航
當前時間:
發布時間:2010-01-22???? 作者:???? 來源:pt万圣节财富平台官网APP游戏下载???? 【字體: 】???? 浏览次数:

  题 记: 每当矿难发生,别人总是迫不及待逃离矿井,但有这么一些人,总是冒着生命危险义无返顾地深入井下灾区,钻进那危险丛生的“死亡深谷”,提着自己的生命去救别人的命。他们与死神对决,与死亡作战。他们不是军队,却是一支骁勇善战的队伍,他们不是战士,却在战场上生死拚杀,他们就是煤矿的“保护神”——矿山救护队。

  有這麽一個人,在井下災區現場,總能看到他的身影。他帶領礦山救護隊員,始終沖在井下搶險救災現場的最前面,每當生死關頭,他總是對隊員們說“你們跟在我後面,讓我來!”,他把生的希望留給戰友,把危險留給自已。工作十二年來,共參加礦山搶險救災上百次,搶救遇險、遇難人員60多名,從未發生一起救護隊員傷亡事故。他就是澄合煤業公司救護大隊副總工程師兼戰訓科科長黨力。

            災區搶險—出生入死降惡魔

 “在每一次搶險救災最危險的時侯,他的神情裏都會透露出非一般的沈靜,遇事不慌且膽大心細。在搶險現場,無論發生什麽危急情況,只要他在,第一個沖上去的一定是他”凡與黨力一起參加過搶險救災任務的救護隊員都這麽說。

  這位1.75米的個頭,三十三歲的西北漢子,平時話不多,在生活和工作中有時還顯腼腆,可一背上救護裝備進入井下,來到搶險救援,就立馬變成了一位沈著冷靜、機智勇敢、不怕犧牲的戰地礦山救護指揮員,有條不紊地指揮搶險救災工作。

  2004年,在黃陵“6.15”瓦斯爆炸事故的救援中,災區巷道溫度高,煙霧大,能見度低,瓦斯濃度已達到爆炸極限,一氧化碳濃度超出正常範圍幾百倍,在這種環境中,如果吸入幾口氣便可立即致死。這之前,其他局的七名救護隊員在搶險中接連中毒,兩名隊員已經中毒犧牲,救援工作嚴重受挫,基本處于停滯狀態。可井下還有23名失蹤礦工急待救援,十萬火急,怎麽辦?一時間,死亡的恐怖氣息彌漫在整個礦區,困擾著這裏的每一個人,情況相當緊急。

  人們沈不住氣了,很多失蹤者的家屬湧向礦區、湧向井口,情緒非常激動。當來到事故礦井看到這情景,黨力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來,剛從搶險指揮部接到救援任務,黨力二話沒說,帶上他的救護隊伍,“身上像著了魔一樣”義無反顧的沖進了井下災區實施現場搶險救援。

  來到井下才發現,巷道受損的情況遠比估計的嚴重的多。災區巷道距離遠,行走十分因難。黨力與隊員們除了背二三十斤救護儀器和裝備外,每人還要扛著四五十斤重的風筒,邊搜索失蹤人員,邊連接風筒,按照指揮部的要求及時恢複巷道通風,爲後續救援工作鋪路。由于勞動強度大,體力消耗嚴重透支,再加上井下有害氣體濃度過大,黨力感到有些氣悶頭昏,就在這時,他發現身邊三名隊員接連跌倒在地,“不好”,黨力立刻明白了怎麽回事,他迅速拔出刀具刺破巷道裏的風筒,把倒在地上的隊員的腦袋塞進風筒裏吸入新鮮空氣。好險啊!如果再慢一點,這幾名隊員可能就會出現生命危險。事後才知道由于救護器械性能的原因,如果沒有豐富的實戰經驗,不及時采取有效措施,這幾名隊員可能因吸入有毒氣體而死亡。

  就這樣,在充斥著大量有毒氣體中,黨力與他的戰友,克服了一個又一個困難,連續工作了近14個小時,連接風筒二十節,解放巷道210米,排出了大量的有害氣體,爲下一階段搶險救援工作鋪平了道路。

  救災僵局終于打破了,其他局幾支救護隊也相續進入事故現場進行救援。這之後,黨力又多次帶領救護隊員紮進長達三千多米的巷道中處理冒頂、搶救遇難人員、連接風筒、恢複通風等。在以後的搶險救援中,黨力帶領隊伍共排水2萬立方米,恢複巷道通風3千多米。在曆時13天的救援中,他帶領隊員找到了23名全部遇難人員,圓滿完成了任務。這漂亮的一仗,受到了國家救援中心、陝西煤礦安全監察局、陝西煤業集團公司、黃陵礦業集團及搶險指揮部領導的一致好評。

  震驚全國的銅川礦務局陳家山“11.28”特大瓦斯爆炸事故,當時有166人下落不明,6名陳家山礦救護隊員在處理火災中犧牲。井下瓦斯濃度達到9%,爆炸現場還在著火,極有可能發生二次爆炸。一氧化碳濃度達到3%,極易造成人員窒息死亡。又是這個黨力,又一次臨危受命,他帶著救護隊員,再一次沖進了井下災區。

  爲了消除恐懼心理減少壓力,救援前黨力對隊員們說:“只要我們按平時訓練的方法進行搜索救援,進行現場救護,就不會有問題”。爲了堅定信心,他還下了死命令:“井下搜救期間,所有隊員必須走在我後面,一切行動聽我指揮;如前方發生緊急情況,全體隊員迅速向後轉,由二小隊長張國華帶領全體人員緊急撤出,我來斷後。”多少次出生入死的戰友,個個心裏都明白這斷後意味著什麽。幾句話說出,讓在場的隊員不由得掉下了眼淚。

  在井下搜索偵察過程中,越往前走情況越複雜,巷道被炸的現場極其恐怖,當快到達爆炸區域時,突然聽到巷道前方傳來“嘭嘭……”的響聲,寂靜的巷道,這種聲音出現足以讓在場的人毛孔悚然,前來帶隊的陳家山礦一位礦工聽到這聲音後,說什麽也不敢往前走了,示意讓大家向後撤。在場的幾十雙眼睛齊刷刷望著黨力,其實這聲音走在前面的黨力已經聽到了,他示意說:“憑我的經驗不會有事,放心吧!”爲了穩定大家的情緒,黨力讓隊伍與自已拉開一些距離,一個人繼續往前行。看到黨力堅定的步伐、冷靜的神情,隊員們跟了上來,那位要求回去的陳家山礦工也跟了上來。就這樣,在第一天井下搜救中,共搜索巷道600多米,搜尋到了27名遇難人員,掌握了大量災區情況,爲指揮部制定救災方案提供了可靠的依據。當陳家山礦井下發生了二次瓦斯爆炸後,黨力又一次又帶領隊員深入井下,將井下面臨危險的60多人安全帶到了地面。

  事後,那位陳家山礦帶隊礦工深有感觸地說:“我真沒見過這樣不要命的人,也沒見過這樣敢打敢沖的救護隊員,這分明是拿著生命在做賭咒”。黨力的戰友、副中隊長李保紅說:“在井下救援,黨力就是我們隊員的主心骨,有他在,沒有完不成的任務。”

             危機時刻——舍生忘死救礦工

  是什麽讓這些煤礦“最可愛的人”勇于冒著生命危險下井拼命救人呢?黨力這樣說:“每當我來到礦難現場,看到那些圍在井口礦工家屬悲痛的場面和臉上流露渴望救助的表情,心裏總有一種放不下的責任,下井救人是礦山救護隊員的天職,我身爲救護隊員理所應當沖在搶險救災的最前面。”
礦山救護條例上規定:在實施事故救援過程中,必須全力以赴搶救生還者。所以,每次搶險救援中,救人優先在黨力腦海裏越發牢固了。

  1997年的冬天,峪子河小煤窯發生了一起窒息事故,有兩人井下遇險。接到救援任務後,黨力帶隊火速趕到井下事故現場。下到井下才發現,這是個“獨眼井”,沒有通風設施,黨力與隊員們時刻都處于死亡的危險之中。當搜救隊伍走到一個斜巷時,走在前面的黨力突然聽到一聲輕微的呻吟,憑著多年養成的搶險經驗,他斷定這兩名礦工就壓在亂石和木料中,黨力迅速組織人員進行搶險救助。把這兩位礦工救出來才發現,兩人傷勢非常嚴重,生命危在旦夕,急需搶救。由于當時只有一付擔架,黨力就與戰友擡著另一位傷員迅速撤離礦井。

  當把兩位重傷礦工擡到井口才發現,因爲怕事,礦主和礦工們都跑光了,整個山溝裏空空蕩蕩,連個幫忙的人也找不到。按理說救護隊員把人救到地面已經完成了任務,但看著這兩名礦生命十分危險,如果不馬上搶救,恐怕命就保不住了,爲了挽救這兩位礦工的生命,黨力對隊員們說:“不休息了,我們自已擡上這兩位礦工,馬上送往當地醫院”,他帶頭擡起了擔架。

  這個小煤窯地處山溝,交通十分不便,再加上剛下過雪,原來的土路與雪水融成了泥路,車輛使不上勁。爲了爭時間,必須操近路走,可近路又是山路,非常不好走。黨力與隊員擡著兩位傷者,忍著疲勞、冒著嚴寒,深一腳淺一腳,跌倒了再爬起來,硬是爬了四五公裏的山坡,跌跌撞撞地來到了醫院,由于贏得了搶救時間,這兩位礦工的生命終于保了下來。

  2004年11月2日華陰金礦發生窒息事故,8名礦工在井下失蹤。由于該礦建在深山裏,車輛無法到達事故現場,爲了盡快把人救出來,黨力就帶領隊員急行軍三千多米。他們顧不上休息,馬上進入事故現場進行救援。進入礦井裏才發現,這個坑道沒有支護,通風設備又嚴重受限,坡度卻達30%,救援條件十分惡劣。當來到塌方地點才發現,巷道只露出了約50公分高、70多公分寬的一個洞,洞口勉強可以爬入一個人。看到這情景,黨力二話沒說,帶頭爬了進去。他與隊員就這樣一點點地爬行了幾十米,仔細搜索遇險人員。在整個救援搶險過程中,黨力與戰友們克服了常人難于想像的困難,硬是把2名遇險人員、6名遇難人員全部搶救了出來。

  2005年12月19日,澄城縣馬家河小煤窯發生瓦斯爆炸事故,井下巷道嚴重摧毀,通風系統遭到嚴重破壞,瓦斯濃度和有害氣體濃度大大超標,在就在這和情況下,黨力帶領隊員在井下巷道裏摸索行走了四五十公裏,可以說每走一步,他們都是困難重重、危險重重。在這次搶險過程中,黨力帶領隊員共搶救出重傷3人、遇難人員7名。

  類似這樣的搶救遇險礦工,黨力自己也記不清有多少次了,單他帶隊在井下搶險救災中救出的遇險生還人員就有十人之多。多次與黨力參加搶險的護隊員郭子甲說:“在井下搶險,只要發現一個能救出的人,就是再困難、再危險,黨力也絕不放過。他說,這都是咱的兄弟,如果放下了他們,我回去無論如何也睡不著覺”。

  有人問黨力:“在搶險救災中,面臨那麽危險的境地,你就不怕死嗎?”黨力說:“說句心裏話,能不怕死嗎?可我從事的就是這份職業,如果救護隊員在礦難發生時,總是想著怕死,那井下救援工作怎麽開展?說真話,到了井下救援現場也就顧不上怕死啦,只有一個心眼,多救出一個人,盡快完成救援任務。”

          天職至上——忠孝面前行大愛

  “我天天求老天爺,礦上可別再出事。每次礦上發生事故,我就睡不著覺,我知道我兒子肯定救人去了。也不告訴我一聲,唉,要是礦上不出事故該多好啊”黨力的母親偷偷地抹了一下眼角。

  在陳家山礦難搶險時,記者采訪時攝入了黨力的鏡頭在電視台播放,黨力的母親看到後,由于過度擔心,高血壓病發作,住進了醫院,病情非常嚴重。也就是那一次,黨力的妻子再三考慮,如果再不打電話告訴黨力,萬一有個閃失,怎麽向丈夫交待,最後還是把手機打到了救護現場。黨力接到電話時,眼淚一下子就出來了,可當時正在搶險救援的緊急關頭,井下還有很多礦工沒有搜救出來,礦工家屬們整天守在井口不肯離去,老的小的、男人女人都眼巴巴地望著井口盼望著奇迹出現。看到那些可憐的人們,黨力忍著淚水告訴妻子:“我實在沒有辦法回去,你代我多在母親身邊盡心、盡孝吧,我先感謝你啦!”說完,抹去臉上的淚水,把這一消息死死的卡在喉中,依然投入到緊張的搶險救災中去。

  直到搶險工作結束,黨力便風風火火趕到醫院看望母親。母親在病床前摸著兒子的臉說:“兒啊,你又瘦了一圈,臉都失形了!”可這時,黨力看到母親比過去更憔悴了、更顯蒼老,臉上布滿了淚水,黨力知道那是母親害怕再也見不到他,他再也忍不住了,抱著母親失聲痛哭,在場的醫護人員看到這一幕也跟著娘倆落淚了。黨力感慨的說:“我是家中唯一的男娃,每當我到煤礦進行搶險救災時,母親總是很操心,總是很不安,整夜得睡不著覺。所以,每次執行搶險任務我不能不瞞著她。”

  此時黨力的妻子李俊宏心裏更不是滋味,他說了一句話讓在場的人都潸然淚下,“每次救護車開出救護隊大院,我就害怕聽那個警笛聲,我一聽那聲音,這心就擰在一起,疼啊!真想把那車拽住。誰知道我還能不能見到他……”妻子說不下去了,黨力母親說家裏最怕聽到的就是這句話,“娃是踩在閻王爺的舌尖尖上工作哩!”是啊,等待中備受煎熬的又何止黨力一家人,每一個礦山救護隊員的家庭都是如此。他們默默地忍受著常人無法忍受的心理壓力,卻從不在親人面前表露。黨力的妻子低頭,抹著淚水說:“我最大的幸福,就是每次他救援回來跟他吃的第一頓飯。”

         高薪面前——品端行正意真切

  “藝高才能膽大,只有煉就過硬的素質,才能承當起急、難、險的救援重任!澄合救護隊的黨力恰恰就是這樣的人。”省安監局應急救援辦公室的專家這樣評價黨力。澄合救護大隊長馬元林說:“要想當個稱職的礦山救護指揮員,必須要有偵察兵的機智、特種兵的技能、敢死隊的膽略,而些素質在黨力身上都得到了集中體現。”

  2001年和2003年黨力兩次帶隊參加全省、全國礦山救援技術比武,蟬聯至2005年三屆全省冠軍,兩次進入全國前十名,再加上在多次搶險救災都取得了出色的成績,因此,黨力的名聲越來越大。由于他有著豐富的理論和業務知識,經常被邀請到全省各地煤礦爲礦工講課,很多煤礦的礦長和公司老總都看到了黨力的能力,發現他的確是個難得的人才,都想把他挖走,爲此還答應了優厚的條件,許諾只要他肯來,給他提職,給他分房,年薪也可以達到十萬元之上,只要他答應,什麽條件都好商量。對此,黨力都一一婉言謝絕了。

  當記者問到黨力拒絕高薪的事兒時,他腼腆地笑笑說:“我是陝西澄城人,也是人們所說的‘澄城老哥’,‘澄城老哥’都戀家,我也是其中的一個”。說起高薪聘請的事,他笑了笑說:“當然錢越多越好啦,說實話,我真的不富裕,妻子下崗十多年了,兒子正在上學,母親身體也不好,用錢的地方很多。可讓我爲了錢離開生我養我的這片土地,離開與我生死與共的戰友,說真的,我還沒想過。”黨力深有感觸地說:“我參加了上百次的搶險救災,親眼目睹了生死存亡的場面,對我來說,每次任務結束後都是一次心靈的洗禮。一個人的生命太重要了,那是用金錢無法衡量的財富,經我與戰友的手中救活過十幾位礦工的生命,那值多少錢?況且,救護隊員就是爲救人服務的,怎麽能說走就走呢?”,他還說“我與救護工作有了不解之緣,與戰友們有了生死之交,與這片土地有了深厚的感情,我離不開生我養我的土地,更離不開我親愛的戰友。”黨力說:“說句玩笑話,我本身就姓黨,這就讓我一出生就與‘黨’有了不解之緣,既然是‘黨’的人,那我當然要聽黨的話啦,‘黨’讓我幹啥我就幹啥,只要組織上還讓我幹礦山救護這一行,我會好好地幹下去的,這沒說的!”

分享給好友閱讀: